滚动

应急救援的群团协同力量

2017-09-14 09:50
来源:东方网 作者: 字号: T|T
责任编辑:程雪

    

    共青团四川省委社会联络部副部长王之昊(图中)正在为参与救援的社会组织安排工作。 本报记者 吴浩 摄

    

    

    四川省“8·8”社会组织和志愿者协调中心正在开展劝返工作。省群团组织社会服务中心供图

    

    四川群团组织协同社会力量有序有力参与九寨沟地震救灾引起关注

    □本报记者 吴浩

    “地震发生后,我们在省抗震救灾指挥部的统一指挥下,参照‘4·20’芦山地震群团组织协同社会力量参与救灾的工作机制雅安模式,及时启动了应急预案……”

    9月3日,位于北京的中国地震应急搜救中心内,一场名为“8·8”九寨沟地震社会救援组织行动总结会正在召开,共青团四川省委(以下简称“团省委”)社会联络部副部长王之昊,分享了此次地震中团省委、省群团组织社会服务中心(以下简称“省群团中心”)的经验和做法,受到关注。

    A

    从机构到个人

    救灾越来越有序

    “能不能再干两天?”“我们队员积极性很高。”8月11日,设立于九寨沟县城的四川省“8·8”社会组织和志愿者协调中心内,工作人员辛旭韬正在接受好几个社会组织负责人的轮番“轰炸”,而他也一直耐心地做着解释工作,“离开,是为了更好地救灾。”

    九寨沟地震发生后,团省委第一时间成立了四川省“8·8”社会组织和志愿者协调中心(以下简称“协调中心”),作为协调众多社会组织和志愿者的平台和枢纽,主要开展社会组织和志愿者登记报备、服务需求对接、外派救援等工作。

    8月10日,“8·8九寨沟地震抗震救灾指挥部”发出公告,鉴于高原山区作业空间有限等实际情况,指挥部将重点组织专业队伍开展救援工作。请社会救援组织和志愿者不再自行前往,请已进入的社会救援力量按照统一安排部署有序转移撤离。

    为配合指挥部更好地开展抗震救灾各项工作,协调中心立刻开始了社会组织和志愿者的劝返工作。

    来自省群团中心的数据显示,除了要长期参与灾区灾后重建的服务型社会组织,截至8月底,已有69家社会组织响应了劝返工作要求,剩余20家也将在近期撤离。正如北京师范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副院长张强所说,救援并不是人海战术和全民动员就可以解决,救援只有专业、科学和有序,才能有效。

    “这次也没有出现大面积的零散志愿者涌入。”志愿者有序参与救灾,这是王之昊印象最为深刻的一点。地震后,协调中心收到了4332名个人志愿者和30个志愿者团体的报到。“因为知道前方不需要那么多志愿者,所以我们就作了备勤的安排,虽然每天咨询什么时候出发的电话让我的手机一天充电4次,但自始至终都没有个人和队伍私自赶往灾区。”王之昊认为,这就是有序参与救灾的体现之一。而这个现象也说明,备勤这种参与救灾的状态,正被越来越多的人接受。

    B

    认同感非常高

    机构磨合越来越“润”

    “协调中心之所以让我也来负责,就是因为我是社会组织的一员,沟通起来方便。”社会组织授渔公益的副秘书长董明珠是协调中心的负责人之一。据她介绍,开始劝返的当天,有成都市义工联天廷救援队、眉山市地震应急救援队、唐山天佑救援队等16家社会组织主动撤离,外地涌入的志愿者也立刻撤离了123人。

    “这是很让人欣慰的。”董明珠说,社会组织形式相对松散,行为也相对自由,“但是这次大家虽然有不同的声音,却都非常配合指挥部的行动,芦山地震后不时冒出来的‘刺头’没有了,大家对于该怎么做,都有了大致的方向,这既说明了协调中心正在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也说明当年雅安的模式正在被越来越多的社会组织和慈善机构认同。”

    雅安模式是什么?“党政领导、群团实施、社会协同、公众参与、法制保障”,这种前所未有的灾区社会管理服务机制,被贴切地称为“雅安模式”。

    “这是一种‘润’的感觉。”张强也对雅安模式认同度越来越高的现象给予了肯定,社会组织的行事风格多样,基本上取决于他们负责人的性格,所以面对类似九寨沟地震这样的场面时,经常会有不同意见的社会组织负责人争吵起来,比如怎么救,在哪儿先开始,第二步做什么等等。

    “但这次在四川没有看到,在雅安时还有一些,后来几次就慢慢消失了,大家很团结很有序。”张强说,这样的状态也能影响外地赶来的社会组织,促使整个灾区的救援情况持续有序展开。“大家都说四川的社会组织氛围好,‘雅安模式’或许在其中助力不少。”

    “这种‘润’的感觉对于救灾很重要,因为必须要相互信任才可能产生这种感觉,而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团省委社会联络部副部长符俊杰认为,自芦山地震开始,到茂县滑坡,再到九寨沟地震,四川的社会组织已经非常熟悉这样的救灾模式,所以产生了“润”感。“之所以说这种‘润’重要,因为它一是来之不易,二是灾害发生时,没有时间给各个机构建立信任,这些工作需要积累,需要做在平时。”

    C

    从临时到常态化

    构架有序的救援生态系统

    “从这次协调中心指挥的体系上看,布局越来越规范,一中心多站点的结构,已经比较成熟了。”西华大学副教授、社会工作领域的专家朱琳认为,四川应急救援机制已经初见成效,特别是设立“灾害应急救援社会组织和志愿服务协调中心”这样的模式,已经成为四川灾害应急救助的一种常态化做法。本次九寨沟地震救援呈现出快速、高效、有序等特征,与协调中心的有效运行密不可分。

    “雅安模式”在这次九寨沟地震中有哪些体现?地震发生后,九寨沟的志愿者组织工作连夜启动。当晚,共青团九寨沟县委在县城连夜设立现场办公站点,登记组织志愿者。地震发生时,团九寨沟县委书记赵伟正在永乐镇拔拉村参加脱贫攻坚政策宣讲晚会,他连夜赶回县城,从县委、县政府领受了任务——负责志愿者登记组织工作,登记点设立1个小时就有200多名志愿者登记。地震发生后的当晚,数以千计的滞留游客就是在志愿者们搭建的帐篷里度过了震后第一夜。

    据团九寨沟县委统计,登记在册的志愿者,截至8月11日达到2288人,占到了现场服务志愿者的90%。基于有效的登记工作,对志愿者这支特殊的救灾力量,团组织做到了心中有数。再配合位于成都的指挥中心的行动,执行“以本地志愿者为主”的思路,整个灾区的志愿者管理都呈现有力有序的状态。

    听从指挥、配合行动、整合资源、精准发力,整个过程中,“雅安模式”的经验都在指导着协调中心不断发挥作用。

    “但目前还存在建设模式不完善、运行整体机制不健全等问题。”朱琳指出,虽然协调中心在应急响应阶段所起的以点带面、承上启下的政社联动作用被一致认可,但如何常态化制度化,是值得期待的方向。

    这个观点得到了张强的认同。“救灾不仅讲进入,还要讲退出;开展工作要有序,不开展工作备勤时也要有序。”张强认为,目前这个理念在四川已经比较成熟了,接下来怎么让这种科学有序的状态放大,实现不仅是救灾现场有序,而是整个救援生态系统的有序,包括后方、整体的有序,是非常值得研究的问题。“‘雅安模式’如何升级值得我们去好好珍惜和挖掘。”张强说。

    快评

    优质志愿服务需要“最强大脑”

    □虫工

    对于人而言,敏捷的四肢离不开敏锐大脑的指挥。志愿服务同样如此,优质高效的志愿服务,需要一个“最强大脑”来指挥调度。

    从“4·20”芦山地震到“8·8”九寨沟地震,一系列优质有序的志愿服务的背后,都有一个共同的枢纽性“大脑”——“灾害应急救援社会组织和志愿服务协调中心”。正由于有了它的有效调度,才更好保证了我省志愿服务的有序高效。

    然而,社会对突发事件应对的秩序要求在不断提升,作为其中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应急抢险志愿服务的制度化、组织化、专业化水平也需要进一步提升,这也倒逼“协调中心”这一“大脑”式机构必须更加的规范化和专业化。

    更加专业化的“大脑”,不能只是“临时工”,就我省近几次应急志愿服务来看,基本还是突发事件发生后,再临时组建“灾害应急救援社会组织和志愿服务协调中心”等,尽管也起到了很好的作用,但如果能未雨绸缪,各地在平时就常设类似的应急志愿服务调度机构,并在应急志愿的事前管理中,进一步强化精细化理念,从岗位设计到志愿者招募,从为志愿者提供培训到激励机制等各个环节,进一步做好专业化管理设计,相信在应对灾难和危机时,各地应急救援服务能够做出更快速更专业的反应,能够更好激活各种技能人才志愿服务资源,从而实现更优质的应急志愿服务效果。

放松一下

    明星爆料
    奇闻怪图